<tbody id="thxgk"></tbody>

  • <dd id="thxgk"></dd>
    1. <tbody id="thxgk"></tbody>

      河南保險價格聯盟

      【保險供給策】關于現行交強險賠償限額的思考

      樓主:上海保險 時間:2021-08-04 14:09:36

      問題概述

      《交強險條例》《交強險條款》所確立的交強險賠付制度是以事故限額、分項限額為基礎的多層次復式限額制度。在這樣層層劃分的限額制度下,讓人不禁懷疑其對于道路交通受害人的保障程度。


      實施過程中面臨的主要問題

      案例回顧


      發生于2015年10月6日的黃淑芬、趙香斌案件,經公安交警部門調查研究后,認定其中主要責任由駕駛轎車的黃淑芬承擔,次要責任則由趙香斌承擔。2016年1月14日,唐山市豐潤區人民法院依法作出裁定,由被告黃淑芬先行賠付醫療費50000元,墊付醫療費26000元。3個月后,被告保險公司與原告在因交通事故造成的損失308000元(交強險醫療費用限額10000元以及商業三責險賠償限額300000元)的范圍內達成共識,并于5月24日對原告賠付到位(彼時,保險公司在這兩項責任限額內履行完畢賠付義務)

      趙香斌于2017年2月13日再次提起訴訟,要求被告賠付3571748.71元。法院將賠償金額重置為1901907.67元,且認為黃淑芬承擔70%的責任為宜,即1245935.37元,故判令被告保險公司在交強險限額內賠償原告趙香斌112000元(財產損失賠償限額2000元以及死亡傷殘賠償限額110000元,醫療費用賠償限額已經賠付完畢);被告黃淑芬賠償原告交通事故各項損失935935.37元(1245935.37元-310000元),剔除已賠付76000元,應賠償859935.37元。至此,被告先后累計賠付共計49.6萬元(保險公司賠付42萬元,黃淑芬賠償7.6萬元)。


      存在的問題


      根據保險公司的賠償額度可以推測出,原告駕駛的車輛除了交強險以外,還投保了30萬元的商業第三者責任保險(以下簡稱“三責險”)。但從賠償限額來看,這樣的車輛在道路上發生交通事故致使人員受傷,損失在各分項都涉及的情況下,最多能夠獲得42.2萬元的賠償。但是42.2萬元對于人身傷亡的補償來說,著實不多。在本案例中,受害人自己也有過錯,需要承擔30%的責任,加害人需要承擔70%的責任。案件最終,加害人一共僅賠付了7.6萬元,還有約86萬元的賠款尚未支付。86萬元對于一個普通家庭而言不是一筆小額支出,若是賠得起,對受害人補償到位,案件告一段落;若是賠不起,加害人就會產生“要錢沒有,要命一條,索性一點都不賠”的心理。加害人名下沒有多少資產,法院除了能夠限制其高額消費以外,似乎也沒有其他辦法強制執行賠償。加害人也因此得到“教科書式老賴”的稱號,并在網絡上引起廣泛的討論。


      對于交強險賠償限額的疑問

      1

      交強險與三責險的保障不夠充分

      交強險的保險金額過低


      財產損失的賠償責任一般都是中小額的,自身可以承擔的,除非財產是高價值的汽車以及路橋設施。但是人身傷亡的賠償責任往往是巨額的、個人無力承擔的,甚至出現不少肇事司機產生“撞傷不如撞死”的心態對受害人進行二次傷害??梢?,人身傷亡的影響遠遠大于財產損失。因此,交強險應該更多地保障人身傷亡,但是我國現行的交強險人身傷亡賠償限額僅12萬元,對于受害人的賠償實在是微不足道。


      三責險并未承擔起補充交強險的責任


      在生活中,更有千千萬萬風險意識薄弱的車主不投保三責險,僅靠投保強制的交強險就匆匆上路,成為道路交通的安全隱患??梢?,三責險實際上并沒有很好地發揮應有的補充賠償作用。


      交強險的保險金額多年未變


      《交強險條例》自2006年出臺確定了賠償限額后,僅在2008年2月提高了責任限額,之后便再未調整過。因為交通事故死亡賠償與當地經濟發展水平息息相關,可以根據經濟發展情況來估計死亡賠償金額??紤]到數據的可獲得性,以城鎮居民年人均可支配收入來反映經濟的發展情況。根據國家統計局相關年份《統計年鑒》,2006年城鎮居民年人均可支配收入11759元,2016年城鎮居民年人均可支配收入33616元??梢源致缘卣J為在10年的時間里,居民的收入增長了200%,那么死亡賠償也應當有所增長。但是在三責險并未切實起到補充作用的情況下,交強險的保險金額一直維持不變,使得保險對于受害人的保障大打折扣。


      2

      交強險存在風險錯配的問題

      從風險管理的角度來看,低損失、低頻率的風險應當加以控制,低損失、高頻率的風險應該自留,高損失、低頻率的風險應該轉嫁出去,高損失、高頻率的風險應該盡可能規避。然而,在中國目前對于交通事故風險的風險管理工作中,卻存在著各種風險錯配的問題,如下表所示。

      從表1來看,我國的交強險存在風險錯誤配置的問題。低損失能夠自己承擔的風險沒有自留而是交給交強險,高損失無法自己承擔的風險反而根據被保險人的意愿來決定歸宿,不符合風險管理基本原理,可能會滋生出更多的社會問題,形成更多不安定因素。


      3

      分項限額的設置不合理

      現行的2000元財產損失賠償限額對于被保險人的保障微乎其微,沒有設置免賠額,也使得大大小小的案件給保險公司帶來巨大的費用壓力。根據交強險的立法目的以及立法依據,交強險應該更多著重保障受害人的人身傷亡,而非在財產損失上大行濃墨重彩,現行的財產損失賠償限額略顯“雞肋”。


      4

      以事故為計算賠償限額的單位不合適

      根據前述分析,交強險的賠償限額用來補償一個受害人的損失都不足,更何況是一次交通事故中的多名受害人?因此,以事故為單位計算損失賠償并不妥當,難以向交通事故受害人提供有效的保險保障。在一次交通事故中傷亡的人數越少,受害人能夠獲得的賠償越多;反之,受害人獲得的賠償越少??梢?,事故限額背離了我國交強險的立法目的。


      完善交強險制度的建議

      提高賠付限額,重新定位交強險:應該著力提高交強險這一強制保險的賠付限額,覆蓋更多加害人的責任,為道路交通受害人提供更加充分的保障,減少潛在的社會矛盾、社會問題。


      取消財產損失的賠償:應該取消對財產損失的賠償,釋放出保險公司的利潤空間,使得保險公司能夠將關注點聚焦于人身傷亡的賠償,進一步提高人身傷亡的賠償限額。


      改事故限額為受害人限額:我國也可借鑒國外經驗,建立起以受害人為單位計算賠償限額的交強險制度。


      結論

      我國交強險以事故限額、分項限額等多層次復式限額為賠付基礎,與《道路交通安全法》的立法理念背道而馳,加之賠償額度較低,根本無法實現交強險對道路交通受害人提供充分保障的立法目的。我國交強險面臨迫切的改革,未來交強險變革應當提高保障額度,充分覆蓋加害人的責任;取消財產損失賠償,充分保障受害人的人身傷亡;廢除事故限額制,實行受害人限額制,保證受害人得到固定而非隨機的補償。






      本文系《上海保險》2018年第2期文章

      《關于現行交強險賠償限額的思考

      改編而來。

      完整內容請訂閱《上海保險》!




      朋友 圖片 表情 草稿箱
      請遵守社區公約言論規則,不得違反國家法律法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