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body id="thxgk"></tbody>

  • <dd id="thxgk"></dd>
    1. <tbody id="thxgk"></tbody>

      河南保險價格聯盟

      是誰獨霸了利川這一方山水?

      樓主:發現利川 時間:2021-08-04 14:09:13


      ——五下建南見聞錄?

      雨燕?

      ? ? ? ?上帝對一個地方的鐘愛,莫過于把它建造完美,又將它嚴實隱藏。建南便是如此。在中華大地上,特別是一波又一波的改革浪潮,地下的寶貝,地上的風景,全都被“挖掘”,被“打造”,沾染了世俗,不再清幽神秘了。建南卻是一個例外。若說是交通的緣故,不如說是上帝的處心積慮,他定義要保留這樣一方山水,讓人們看看他起初創造的世界是何等的美妙。


      ?

      我沒到過建南之前,先認識了兩個建南人。盡管時隔多年,這兩個人依然牢牢占據我記憶的兩個角落。一個是我高中的同桌,一位姓夏的女生,我們班的學霸。平常我們在一起嘻嘻哈哈,考試時她把卷子捂得嚴實,不給我留半點縫隙,結果我們的成績總是班上的兩極。后來我才知道,她是建南睦家寨夏氏的后人。不得了,基因強大呀!清嘉慶八年,夏氏高祖夏世清在睦家寨建院筑墻,“以防患難而修寨堡”,“以儲人才而建私塾”,創辦“明德書院”,培養了一代又一代棟梁之才。利川光緒縣志留名者便有貢生夏昌謨;江南候補縣丞、署南府經歷夏鼎;刑部淅江清吏司主事夏昌言; 四川候補按察司獄、署龍安撫經歷、代理平武縣知縣夏昌申;湖南候補巡檢夏余慶等等,彈丸之地,翰墨飄香,人才薈萃呀!這么強大的文脈,“學霸”非她莫屬了,“羨慕嫉妒恨”唄。

      另一個建南人是我在煙廠廠辦的同事,姓袁,人稱“二兩”(文人嘛,喜歡小酌幾口)。儒雅斯文,沉默少言。與他在一起,最享受的時光就是看他寫字。他慢吞吞的潤筆磨墨,折紙裁紙,下筆運筆,氣定神閑。柔軟的筆尖,凝萬鈞之力而又如行云流水。那字就不用說了,絕對的精品!這哥們兒一副好身手,卻不好好上班,常有念頭冒出來,辭職不干,回建南老家尋寶去!當時的卷煙廠,可是赫赫有名的國企,恩施州的龍頭老大呀!在廠辦這么好的崗位不安份,卻要去尋寶,腦子有毛病吧?每當他嘰咕尋寶,我們就強力打壓,硬把他的尋寶夢消滅在萌芽狀態了。

      后來,我們發現我們對他,對建南都缺乏了解。雖然我們常去他家喝得爛醉,也知道他母親姓覃,賢淑能干,卻不知道她祖上就是大名鼎鼎的覃土司!覃土司是皇上分封的一方諸侯,擁兵數萬,大權在握。他趕走牟姓土司,偃武修文,改“劍南”為“建南”,肇建他的鴻圖大業。改土歸流后,覃氏后人讀書做官經商,聲名遠播,富甲一方。且不說“銅鑼對石鼓,銀子五萬五”的傳說,就是他們家祖上,也有動亂年間藏寶深山的傳言。

      得知原由,驀然間驚出一身冷汗!可別小看了這個“夾皮溝”,它可是山高水長,很有故事,大有來頭的。

      第一次到建南是二十多年前的夏天,建南朋友邀我們到他家去吃黃角魚。 ?

      驅車下到建南大峽谷的時候,一下子遠離了塵囂,進入了一個與世隔絕的清涼世界。巍峨的山嶺從海拔1500米高的箭竹溪斷裂,垂直下陷,落差1000,造就了氣勢磅礡,綿延100多公里的建南大峽谷。

      天空漸窄,流水時遠時近。絕壁上,飛瀑流泉;溝壑間,溪流淙淙。越往下,懸崖高聳,直刺藍天。崖壁上,虬枝盤旋,山花爛漫。正看得癡迷,上面樹枝一陣稀里嘩啦,一群棕色的動物四散開去,驚飛了幾只雀鳥,在幽澗中空蕩蕩地鳴叫。有人驚呼:“快看,猴子!猴子!”定睛一看,果然是猴子,大大小小十多只,從這棵樹枝竄到那棵樹枝,見車停下了,也不動了,遠遠的對視。再過一會兒,見人無惡意,又悠閑地甩起秋千來。

      朋友說,這里名叫張果老巖,大約有200多只猴子在這帶活動。建南有很多奇特的動物,比如“豬兒蛇”,肥滾滾的,一尺多長,大碗粗,毒性極大。還有“棒棒蛇”,像一根棍子,行走的時候直立起來,又倒伏下去,也是劇毒。穿越建南大峽谷,一路景色應接不暇。河水湍急,吊橋懸空;怪石嶙峋,峰回路轉。?

      這次到建南頗有收獲,一到鎮上,正逢趕集,一位村民將一只毫豬五花大綁在街上賣。那家伙性子很烈,盡管綁得嚴實還在左沖右突,亂撕亂咬。同伴商議,把它買回家殺了燜酸菜吃(那時沒有保護野生動物的概念),大家一致贊成。費了很大的周折才把它弄上車,拴在車斗里??上Щ爻堑臅r候,它的身體已經僵硬,莫名其妙的死了。

      這一回在朋友家美美的吃了一頓黃角魚。他們家住在過建南鎮不遠的河邊,那是我看到的最純凈的河流?;野椎木奘虚g,儲集一汪又一汪幽藍的河水,如翡翠般透明無暇。黃角魚就是從這樣的河里撈出來的。那魚皮色金黃,細膩爽滑,味道就不用說了,絕對的佳肴。

      朋友家前去一點,就是著名的“七孔子”。

      ??? 這是建南鎮聯合八組,離地十多米高的崖壁上,共有崖墓九座。八個正方、一個長方體的黑洞神秘高懸。聽人說,其中一個門框上角有裸體人物浮雕。1983年夏,一修路民工冒險進入七孔子,在其中一孔內取出圓木小棺一具,將其拋入河中沖走了。

      ??? 崖墓這種喪葬形式很獨特,武陵山區很多地方有過,但建南保存得極為完好。建南境內溪河交錯,高山聳峙,由紅褐色石英砂巖構成的丹霞地貌五彩斑爛,是恩施州古代先民二次葬崖墓集中呈現。傳說古代人老、病,置于高崖洞中,七天七夜,善者蛻去舊皮,重獲美妙青春;惡者悲呼號啕,化為膿血。所以,當地居民一直把這些崖墓叫作蛻皮洞或者仙人洞。建南的白竹壩、柏楊渡、沙嵌、中步營、踏水橋、蘭家寨、大王壩石龍包等處發現崖墓40余座。最具代表的崖墓就是“七孔子”。

      ??? 絕壁之上的七孔子讓人脊骨發涼。我突然想起清代詩人商盤關于“蠻王?!钡拿枋觯骸笆┲莩峭舛纪ど?,懸崖百丈渺難攀,上有墓門一十二,云是蠻王葬此間……”詩人的描述的“蠻王?!钡降自谀??眼前這片隱藏深閨的土地,到底還有多少不為人所知的秘密?

      ??? 據《隋書地理志》載:清江諸郡,多雜蠻左,其死喪之紀,雖無被發袒踴,亦知號叫哭泣。始死,即出尸于中庭,不留室內。殮畢送至山中,以十三年為限。先擇吉日,改入小棺……拾骨者,除肉取骨,棄小取大。據專家考證,建南崖墓屬獠人拾骨藏,其年代至少在晉隋,直至建國初期。

      ??? 所幸的是,建南有少數崖墓高居懸崖之上,崖下非溪即河,墓門離水面數十米不等,石英砂巖陡峭光滑,至今無法登臨。它們就像一團迷霧,在人們心頭世代高懸。

      ? ??魅力,就是這些遠古遺存的,尋不著猜不透的謎底。它就樣被封存在時空深處,永遠讓人膜拜和新奇。

      第二次到建南,準確的說是到箭竹溪,去“黃連大王”徐澤剛的黃連棚,采訪《國家黃連豐產栽培》科教片的開機儀式。

      ????到的時節已近黃昏。桔紅的太陽,從濃密的樹林間照進來,溫暖的光亮遣蜷在黑色的黃連棚子上。偶爾漏下一縷,把黃連葉子照得青翠透亮。這一路的樹林間,全是黃連棚子。林間陰涼肥沃,是黃連理想的生長之處。黃連在建南已有數百年的種植歷史,不僅是遠近聞名種植基地,箭竹溪還是繁忙的交易市場。國家級的科教片在此拍攝,足以說明這里的黃連種植,已經代表了全國最高水平。

      ????開機儀式的臺子前面是滿山遍野的黃連,背景是一個小山丘,上面簇擁的是幾十棵參天古樹。簡短的儀式之后,我們走進徐澤剛的院子。

      ????偌大的一個院子,到處都是晾曬的黃連。階沿的凳子上有幾個瓷缽,里面盛滿了拳頭的雞爪蓮。人們介紹說,這些黃連都在十年以上,藥效極好,十分珍貴。我試著向主人討要一個,放在家里消暑敗火,主人也十分慷慨,撿大的塞滿了我的相機包。后來,這些黃連一直擺在我家客廳的儲柜里。

      ???那天,生平第一次喝了黃連花茶。黃連花細碎,淺淺的白色,不苦,還帶著甜香,自然是消暑解渴好東西。更讓人意外的,晚飯的時候,主人朝滾開的土雞湯里下了一籃子野生香菇!眾人驚嘆時,主人說,搭黃連棚的樹樁上,到處都是野生香菇。

      ????美味山珍使我們滿口生香。晚飯畢,車蜿蜒穿行在林間,夕陽把光斑灑進來,野雞斑鳩時不時的翩然飛過,人與自然是那么的和諧安寧。


      ?第三次到建南,是為建南黃金小學一位患白血病少年募捐。事畢,建南中心小學校長要盡地主之誼,陪我們去王母城。

      ????嘴上客套,心里卻是歡喜,王母城的大名早就在我們心里生根。人們說那地方香火旺,方圓數百里的善男信女都要來燒香朝拜。特別是每年陰歷的六月十九,王母娘娘的生日,山上的香客人山人海,燒香的,還愿的……更為傳神的事,說山上的神水井的水能治百病,花花草草都很靈驗!

      ????去一趟王母城可不太容易。當年還是機耕路,一路巔簸過了樂福店,又過了平鎮,才到王母城山腳。電視臺記者小何,剛爬了一段就滿臉通紅,大氣喘不勻了,他朝一塊石頭直挺挺躺下去,說打死也不走了,就在這里等我們。

      ????生拉硬拽也沒用,嘲諷幾句,把外套扔給他保管,我們繼續。

      ????之前,我自認為是很能走山路的,但王母城卻超出了我的想象。先前硬撐著,后來三步一站,五步一歇。腳筋亂跳,兩腿打顫。煎熬了兩個小時,爬上最后一步梯子時,兩眼發黑,軟軟地跌在地上。癱了很久,心跳才慢慢平復。

      ????可是,“無限風光在險峰”??!

      ?? ?當我們站立的時候,被眼前的景色驚呆了:我們正置身于一巨幅山水長卷,橫無際涯,無遮無攔。群山起伏,綿延千里,如巨浪驚濤,波瀾壯闊……其間浮云翻卷,瞬息萬變;遠山近水,忽隱忽現。遠處如黛青水墨,近處如濃艷工筆。山風呼嘯,樹木起伏搖曳;群鳥飛掠,望盡碧空了然無痕。

      ????此時已黃昏。太陽在西邊的天際灑落縷縷金線,周圍的云彩如夢如幻。金線籠罩下的山巒,色澤明艷,彩霧升騰,宛如蓬萊仙境。東邊的天空漸暗,暮靄漫漫,一層幽藍的輕紗張開柔和的翅膀,擁抱了山下的錦繡田園。

      ????立于群山之巔的王母城,在黃昏的天際下如傳說中的仙山樓閣,金壁輝煌,又莊嚴神秘。暮鼓響起,悠遠綿長,我們朝著山門上去。

      ????它位于海拔1566的王母山頂,建于明朝初年。傳說王母下凡游山至此而名。三進三殿,集儒釋道于一體。王母城主峰頂部平曠,面積約300畝。四周陡巖峭壁,唯西北巖缺處有小徑可攀登。雖然山高,水卻很豐富:神仙泉,花泉,仙湖地四季碧水涌流。遠處的青獅石,雙鳳石,近處的石人石馬,鬼斧神工,渾然天成。

      ????王母城上觀日出日落為二絕。此外,還有三仙洞、神水池、洗手池、觀音殿、“一顆米”、舍身崖、狗鉆洞、九包十梁、八仙巖等景點。王母山每年農歷六月十七至十九日舉辦廟會,可惜,我們早來了幾天,沒趕上鄂渝邊界規模最大的廟會。

      ????但我們依然覺得不虛此行,神水井清冽的泉水洗凈我們這一路的疲乏。站在舍身崖上,任夕陽的紅光把我們溫柔地包裹,我們就這么獨霸了一方山水,念天地之悠悠,得于斯,也醉于斯!

      ????徐霞客總結他的人生的時候,有八個最精彩的瞬間,其中四個是在旅途中偶遇的美景。而王母城的夕陽,也定格成我們人生最精彩的片斷。

      ????摸黑下山,走沒多遠,遇到一個呼哧呼哧的黑影,仔細一看,是電視臺的小何!他說,他給我們送衣服上來,怕我們在山上著涼。

      ????一陣暖意盈懷!


      近年來,“古鹽道”在學術界日漸升溫,人們對這條“中國古代南方絲綢之路”的研究發現,它不僅是政治、經濟、文化的命脈,還遺存了大量的人文信息,是人類歷史的瑰寶。有很多地方準備申報“世界文化遺產”,更有不少地區開發旅游,讓古鹽道重煥生機。

      前些年,因為創作長篇小說《鹽大路》,我遍及武陵山區,去踏訪古鹽道。走了很多地方,過去那些“鍋里不熄火,路上不斷人”,繁華一時的古鹽道,大都被公路淹埋,被廢棄荒蕪。只有在深山野嶺中,偶爾還能找到幾截殘留著打杵窩子的青石階梯。

      而建南,卻完整地保留了兩條珍貴的古鹽道。

      一條是從建南氣礦翻角落礅,到平鎮至重慶石柱西界沱;另一條是從建南集鎮到石板溪——經重慶走馬到萬州的大溪口。兩條大道都要翻關口山的木城和齊岳山。

      為了踏訪古鹽道,我第四次到建南,從箭竹溪到木城卡門。

      木城不是城,而是“險關隘口,特立守備,宿勁兵,豐儲峙,以顓城守”關口卡門。嘉慶初,修木城于此,以防教匪,故稱木城卡門。據統計,光緒年間,利川在關隘處設卡20處,以木城為最險峻。古時挑夫無論是到西界沱,還是到萬縣的大溪口,都必須經過關口山。木城是“一夫當關,萬夫莫入”天塹屏障,有“齊岳山是個名,爬過木城才是人?!钡牧鱾?。

      從箭竹溪到木城卡門的道路沒有多少起伏。到了木城,才發現自己仿佛君臨天下,站在一個高聳的絕壁上,一覽眾山小。木城建造在一座山崖上,下面是刀砍斧削的絕壁。建南大峽谷從這里深陷下去,落差1000多米。

      其實,木城也是城,只不過是一座很小的城。在方圓數百米的廢墟上,隱隱可以看見屋基,石坎,石水井,神龕……中央一塊平坦的巖石上,有大大小小的圓石眼,那是立柱礎的地方。當年,有兵丁在此駐守,過往的商人挑夫,在此歇腳打尖,燒香拜佛。

      時過境遷,鬧熱繁華隨風而逝。行走在木城廢墟的衰草之中,偶爾撿起一塊殘破的瓦片,一個滄桑的聲音在耳畔響起:“桑木扁擔兩頭尖,上挑桐油下挑鹽。上挑桐油到四川,下挑巴鹽到湖南……”遙遠的歷史,如一幅清晰的畫卷,在我眼前徐徐展開,伸手可及。

      卡門一邊是堅固的石墻,一邊是借助山石開鑿的防護機關。在冷兵器時代,人們若是想從絕壁下面攻上來,幾乎沒有可能。想想,當年駐守在這里的官兵也是快活的??闯瘯熛﹃?,聽云海林濤,沐山風雨露……尤其是夜晚,建南大峽谷的萬家燈火與夜空的繁星交相輝映,那是何等壯觀的人間奇景!

      沿木城下到建南,道路一分為二,隨著建南河下,道路一直山環水繞,蜿蜒到長江碼頭。河水悠悠,蕩滌著道上的辛酸、沉重和苦難;山路彎彎,承載著挑夫商販全部的希望和理想。千年義渡鐫刻古道熱腸的信念與法則,白龍灘船槳??悠悠,聲聲催促,聲聲召喚。

      從建南向南,沿著三尺石板道登上海拔1500的角落礅,是“茅屋數家連,人耕梯子田”的田園風光。山危云壓頂,石碎水舂圓。這是一條通往長江西界沱的鹽道,如今人跡罕至,野花依舊芬芳。當年的挑夫,清晨從石柱西界沱動身,經過幾天的跋涉,在歸元寺的晚鐘中欣然歸來。

      建國之后,人們在建南也發現了鹽泉,后來建立了國營鹽廠。建南鹽廠曾經紅火一時,好幾百人就業,產品也十分俏銷。短短幾十年,建南鹽廠也成了一片廢墟。鹽道,鹽廠都在歲月的風塵中沉寂。


      若要品味“山如劍,水如藍”的意境,楊東河比任何地方都要貼切。

      第五次到建南,是被朋友圈若干美圖的吸引,想去拜訪楊東河的巖居人家。

      山路蜿蜒,漸行漸深。進入楊東河裂谷的深處,一段讓人驚心動魄的絕壁天梯映入眼簾。下面是綠茵茵的深潭,頭頂是白云生處的崖壁人家,中間需要攀越沒有任何保護措施的絕壁天梯,明知險象環生,但天然的好奇心卻驅使人躍躍欲試。

      古人說:“蜀道之難,多在楚境?!苯蠈俚は嫉孛?,由于造山運動的巨大切割,這里隨處可見直刺蒼穹的山峰和一落千丈的流水。人們說楊東河“絕壁千仞山聳立,溝壑萬丈水縱深”,是“猿猱欲渡愁攀援”世外天塹。

      讓人驚嘆的是,在這樣的險山惡水,竟然有人間煙火的延續。

      楊東河裂谷的中坪村是一座與世隔絕的孤寨。他們的先祖選擇在此定居,在絕壁鑿路,以木樓梯榙橋,石棧道立足,樹蔓枝丫攀援,建成一道人造“天路”,成為楚境里的“最險蜀道”。

      我們拾級而上,至山腰絕壁,天近地遠。谷風肆虐,如鞭子抽在人身上,帶走身體里的全部溫熱。腳踏在絕壁淺淺的石級上,按捺不住地顫抖。接近山頂的時候,我們被眼前的景象嚇傻了,幾乎想要半途而廢。上面光禿禿的石壁上,垂直一行淺淺的石窩子,沒有任何遮攔,稍不留神,就會跌進萬丈深淵。

      我們沮喪地站在原地,商議是進是退??朔щy上去了,下來更難!下來要背對深淵,面貼石壁退著走,唯一可以抓住的,只是光溜溜的石窩子!

      先前的新奇,被眼前殘酷的現實擊得粉碎。

      正猶豫,一位背背簍的村民吆喝著上來,走得輕松自如,如猿猴一般。見我們膽小,便笑著告訴我們,這里雖然道路兇險,但從來沒有發生過傷亡事件?!袄咸彀盐覀兎旁谶@樣,他就要時刻保護我們!”

      聽他這么一說,我們膽子又壯大起來,跟著他手腳并用,過了這一段險路。

      我想,“巖居人家”應該是天人合一的典范。人在自然環境中,依山就勢,把上蒼的賜與運用到極致。自然是人的依靠,人是自然的靈魂。二者緊密相連,各有知遇之恩。

      楊東河裂谷十多個自然分布的巖洞里,有十多戶 “巖居人家”。過去武陵山區的巖居人家并不少見,但隨著生活條件的改善,大都棄洞搬遷了。政府也多次動員這幾戶搬遷,但他們不喜歡山下的喧囂,執意要在這冬暖夏涼的山洞里過神仙日子。

      我們沿羊腸小道行走二里,來到了岔口嵌巖洞。巖洞高大寬敞,巖前滴水聲聲,翠竹環繞。巖洞下面,有房屋羊舍,柴禾,以及星羅棋布的蜂桶。47歲的宋世明見我們到來,上前搭話,并熱情地邀我們到他家里喝口水。

      宋世明說,這里是中坪村7組,原來20多戶人,現在大都搬走了。這里柴方水便,山場寬,好放羊,所以一直沒有搬出巖洞。巖洞雖大,可一眼觀盡。這里住著一貧一富。富者張享國,有兩層土墻樓房,60多只山羊,十幾桶蜂子,1棟房屋、2處羊圈和柴禾,把巖洞的空間占去大半。窮者宋世明,單身,靠扯草藥、打桐籽,做木工零活為生。有房屋一間,竹子籬笆圍欄。下午的陽光穿墻而過,如繁星灑落,照在室內的火坑、灶頭、床沿上,如上帝溫柔的眼睛。

      盡管家徒四壁,宋世明并不覺得自己貧窮。巖洞很舒服,日子也愜意。倘若老了,沒關系,人到黑處,自有歇處,天生我,必養我。

      眾人笑:有這般覺悟,大智慧??!?

      楊東河的崖壁畫,是我們此行最大的收獲。

      在楊東河斷裂峽谷絕壁上,隨處可見一幅幅天然形成崖壁畫。

      建南丹霞地貌的巖石多為綠豆青沙石。綠豆青沙石在歲月雕琢磨礪下,形成一個個獨特景觀。建南有穿眼石、子母石、銅鑼石、轎頂山……而楊東河崖壁畫,更是自然風化形成的絕世珍品。

      留連于楊東河水庫大壩上,清風徐來,水波不興。一幅幅栩栩如生的鏤空雕塑,讓人目不暇接。崖壁畫在裂谷中長達數公里,有渾毫潑墨的丹青寫意,也有精雕細刻玲瓏匠心。有長卷,有小品;有山水人物,也有花鳥走獸……花團錦簇,星星點點,匯聚成讓人嘆為觀止的藝術長廊。

      唯有上帝才有這樣的杰作。

      楊東河水庫值班人說,我們只看到了楊東河崖壁畫的一半,另一半已經淹沒在水下了。

      開發建設,真是一把雙刃劍??!



      五到建南,意猶未盡。朋友建議:在建南住一段時間,拉網式的玩個遍。

      我對這個建議充滿期待!

      的確,我想了解建南的地方太多了:夏同學的老家睦家寨,土司爭戰的柏楊渡、中部營,神秘莫測的轎頂山……我最希望的是與袁同事一起,去尋找早年他嘰咕的那些山洞,萬一一聲“芝麻,開門”,“阿里巴巴”山洞大開了呢?我還希望有辦法登臨懸崖高處的崖墓,看看它們是不是傳說中的“蠻王?!?。

      我賞過王母城的日落,更想看看王母城的日出。當然,還有那個神秘的“豬兒蛇”,還想去爬一爬大青村的天梯……

      謎一樣的建南,夢一般的仙景!

      人們說,建南適合開發全域旅游,而我不希望,我寧愿它永遠這么藏著。這想法很自私,但我卻知道,是因為愛到極致。


      朋友 圖片 表情 草稿箱
      請遵守社區公約言論規則,不得違反國家法律法規